索赔公司动态 ST浪奇等领罚1405万前董事长等涉刑;中润资源及3人

发布日期:2021-12-30 00:44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索赔公司动态 *ST浪奇等领罚1405万前董事长等涉刑;中润资源及3人被罚46万

  由“洗衣粉跑路”事件引爆的广州浪奇信披违法违规一案,日前走向大结局。12月24日,广东证监局官网公布了对广州浪奇(*ST浪奇,000523)、傅勇国等8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发文日期2021年12月20日)。众维515证券索赔网主办*ST浪奇受损股民索赔的律师提示:行政处罚落地同步开启了民事索赔诉讼窗口,凡(一)2019年4月30日至2020年9月27日或(二)2019年4月30日至2021年1月8日期间买入广州浪奇,且对应区间最后一日收盘仍持有者,可加微 jiti515 发送股东姓名、电话、股票名称、数量提交获赔申请依法索赔。

  处罚决定揭示,原来浪奇公司2018、2019年账上最多时逾10亿元的存货从未存在过,年度业绩掺水最高4倍多!因2018、2019年报存在财务造假和隐瞒关联方资金往来及关联交易的重大遗漏,广州浪奇被给予警告并处450万元罚款,公司时任董事长、控股股东广州轻工工贸集团副总经理傅勇国被警告并罚款300万元,时任总经理陈建斌、董秘王志刚、商务拓展部总监邓煜、子公司广东奇化财务总监黄健彬被警告并分处150万元罚款,另2人被警告并分处50万元、5万元罚款。经查明,广州浪奇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2018、2019年间,公司通过虚构大宗商品贸易业务、循环交易乙二醇仓单等方式,两期年报分别虚增营收62.34亿元、66.51亿元,虚增营业成本60.24亿元、64.5亿元,虚增利润2.1亿元、2.01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518.07%、256.57%;通过将部分虚增的预付账款调整为存货的方式,两期分别虚增存货9.56亿元、10.82亿元,占当期披露存货金额的75.84%、78.58%,披露总资产的13.54%、12.17%,披露净资产的50.53%、56.83%。

  二、广州浪奇2018、2019年报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资金往来及相关的关联交易情况

  1、广州浪奇与广州钿融(傅勇国持股34%)及其子公司攀枝花天亿、会东金川构成关联方。2018、2019年,广州浪奇向攀枝花天亿、会东金川采购黄磷等商品,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3.05亿元、0.31亿元,分别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6.59%、1.65%。同期,广州浪奇以预付采购货款的名义,经过多层中间公司掩护过渡,将资金给上述三公司使用,两年资金发生额分别为11.78亿元、24.49亿元。

  2、广州浪奇同期以支付采购货款的名义,经过多层中间公司掩护过渡,将资金最终支付到江苏琦衡(广州浪奇持股25%)及其相关控股子公司,两年资金发生额分别为0.42亿元、0.54亿元。上述相关资金来源包括广州浪奇的自有资金、商业承兑汇票、银行贷款以及保理机构贷款等,相关资金被广州钿融用于会东金川持有矿山资产的扩大生产和技术改造、偿还欠款等,被江苏琦衡用于扩大生产和偿还银行债务等。

  广东证监局指出,现有法律法规并未将信披违法违规行为责任人限定于公司董监高,案涉违法行为由傅勇国组织、策划并由邓煜、黄健彬具体负责实施,认定傅勇国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邓煜、黄健彬为其他责任人员并无不妥。邓煜和黄健彬主动供述挪用公款的违法犯罪行为与公司信披违法行为相互独立,自首情节非《行政处罚法》规定应当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的情形,被追究刑事责任不能吸收和免除其在信披违法中的行政责任,而生活困难、无力承担等均非法定从轻或减轻处罚的理由。

  值得关注的是,处罚决定中提及广州钿融的实控人为姚某琦。据查,广州钿融及其子公司攀枝花天亿、会东金川的原实控人均为姚之琦,他同时还兼任江苏琦衡的原副董事长。此前公告披露,傅勇国涉嫌严重职务犯罪,被广州市检察院依法作出逮捕决定;陈建斌、王志刚、黄健彬、邓煜分别涉嫌挪用公款、国有公司人员失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贪污、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中的一项或数项;姚之琦、王健(江苏琦衡原实控人)涉嫌挪用公款、行贿、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上述人员均已被移送审查起诉。

  可见,广州浪奇爆雷的实质,是原董事长傅勇国、部分中层涉嫌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对方贿送财物,为部分社会人员所控制企业在与广州浪奇开展业务过程中谋取非法利益,慷上市公司之慨中饱私囊。这起内外勾结恶意侵占国有资产的窝案,让始建于1959年、上市于1993的“日化第一股”遭受前所未遇的重创。

  2020年度,*ST浪奇共计提减值近70亿元,巨亏近45亿元,2020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25.85亿元。今年前三季度续亏1.14亿元,季末每股净资产-4.3元,资产负债率高达228%。今年2月,公司被债权人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此后控股股东广州轻工工贸集团被确定为唯一投资人。

  最新公告显示,*ST浪奇已于2021年12月23日收到广州中院《民事裁定书》,确认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并终结破产重整程序。初步测算,本次重整将对公司2021年度期末净资产生重大积极影响,公司重回良性发展轨道。

  二级市场上,在注水年报披露后的2019年,*ST浪奇股价曾高见8.26元(前复权),而在今年1月被立案后,股价最低跌至1.97元,创2010年以来新低,期间市值缩水数十亿。12月27日,*ST浪奇收报3.26元,不到2015年牛市高点的六分之一。根据证券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凡符合前述两项索赔条件任一的权益受损投资者,可 网/微 联系 众维515 报名起诉索赔。2020年四季度前后,该公司股东在3.6万户上下。

  2021年12月27日晚,中润资源(000506)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此前的2020年4月15日,因历史信披问题,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2021年12月9日,公司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经查,2016年7月至2018年4月期间,中润资源多次发生未及时披露重大债务逾期行为。证监会依法决定:对中润资源给予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对公司时任董事长李明吉给予警告并处10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兼财务总监石鹏、时任董秘贺明给予警告并分处3万元罚款。

  经查,2016年5月,中润资源分别向崔某、疏某倩、刘某庆、国金聚富、鼎亮汇通、上海翊芃借款合计4亿元,截止 2016年7月11日,上述借款中有2.75亿元本金(占2015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9.16%)到期未清偿,中润资源在借款到期前未取得债权人同意债务展期的书面文件,已构成违约。

  截止2017年6月30日,崔某、刘某庆、国金聚富同意的展期届满,鼎亮汇通的借款也已到期,但中润资源仍未能偿还4债权人合计3亿元的借款本金(占2016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20.32%)及利息,也未在该日前取得债权人同意再次展期的书面文件,再度发生债务到期未能清偿事项。中润资源未按规定及时披露上述重大债务违约情况,直至2018年4月27日才在2017年报中披露。

  众维515证券索赔网主理律师提示:根据证券法及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责任纠纷相关司法解释,行政处罚落地标志着民事索赔诉讼同步启动,凡2016年7月11日-2018年4月26日期间买入中润资源且2018年4月26日盘后仍持股的权益受损投资者,可在 “众维515”网站、微信发送股东姓名、电话、股票名称、数量提交获赔申请依法起诉索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企业动态】南钢成功研制钢板表检在线“CT”
下一篇:到2025年力争70%规上制造业企业基本实现数字化网络化